HDDP_GTR三流导演
△请先看置顶
△脾气不好而且记仇
△废话子博:鸽子咕咕/Dovecoos

【长得俊】9 Clouds High

坐车无聊激情一发速打
现实脑补小甜饼
真相就是我写的那样不接受反驳!

***

林彦俊把渔夫帽往下压了压,调整了一下口罩。他开始紧张了——那是与每一次公演、与出道决赛当天、与见面会不一样的紧张。他退出微信对话界面,那里妈妈刚才发过来的最后一句话就是“带他来家里看看吧”。

“捂这么紧你不热吗?”一只白嫩的手伸了过来,在他脸颊旁边扇了几下。 林彦俊回神,抓住那人的手、五指一拢,刚好一手可以包裹进去。

林彦俊用指甲在那人柔软的掌心里轻轻刮了两下,对方就轻声叫着抽回了手。 “诶,很痒啦!”那人笑着捶了一下他的肩膀,像平常每一次恶意逗弄他时那样,带点惊和羞,皱起了五官,毛茸茸得像只猫。 

林彦俊侧头看了一眼那人软和的笑脸,紧张感突然就像松了手的氢气球,“咻”一下地飞远了。 


来送机的粉丝们很多,两人在人群窜涌里一前一后走着,少女们的笑脸让林彦俊觉得一下子就有了干劲,有了去面对的勇气。 他在口罩下悄悄笑出了酒窝,没人知道。 

人群中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句:“小尤白到反光”,林彦俊眼角余光扫过去,才注意到那人又将扣子解开了一颗。雪白的颈子下,锁骨像极地蓝海上浮出一角的冰山。 林彦俊听见脑子里有根神经“啪”地一声被打开,冰山下的怒火开始烧出了滚滚黑气。 


>> 


这趟飞机并不多人,登机落座后林彦俊耳机一塞,把外套盖到身上就开始睡觉。 尤长靖现在有点不知所措,身边那人十五分钟前还好好的,甚至还孩子气地偷偷挠他的手心,不知怎的又生了气。 

别人看不出来的,林彦俊面无表情下藏着的是快乐还是不快乐,尤长靖总是能“嗅”到。比如刚才林彦俊做完小动作后,有偷偷笑了一下。 


他有感知林彦俊情绪的天赋。 
但这不代表他知道对方此刻为什么生气。 


尤长靖试探着和林彦俊聊天,对方不咸不淡地一句“我要休息”就成功堵住了他的嘴。 尤长靖这下可以肯定林彦俊在生他的气。 

可是为什么……啊? 

林彦俊显然此刻并不太想搭理他。尤长靖有点泄气,却又不知道如何解决。他有点烦躁,抓了抓头发,也闭眼睡去——根本没发现,身边那人大帽檐下的眼睛,是张开的。 


>> 


飞机平稳飞行着,尤长靖不知不觉就真的睡了过去。再张开眼,是因为尿意。 解决完了三急,刚开门就有一个黑影挤了进来。尤长靖还来不及叫出声,就被来人堵住了嘴。 

“唔!”他闷哼一声,马上就知道来者何人。 那人的吻带着滚烫的湿和热,唇舌交缠间,让原本就挤小的机舱厕所迅速升温。 林彦俊的吻技太好,舌头一勾上来没几下就能让他口干舌燥、头脑发热,主唱的肺活量每到这个环节就变得像个笑话。 


尤长靖已经开始理智出逃,团里最年长的人,年龄是一个摆设的数字,面对林彦俊他从来就只有“纵容”。

粉丝们只知道林彦俊在镜头下从容不迫、面面俱到,不知道私底下他的任性霸道和突如其来的执拗——这些都是尤长靖专属的坏脾气。
而他喜欢这样的,只有他才能“享受”的孩子气。


尤长靖把手环上小孩修长的脖子,开始专心地回应着他的吻,舌尖游走在对方口腔的每一个角落,湿滑黏腻的软肉抚慰每一寸粘膜。
直到快要窒息,两人才退出来汲取氧气。

林彦俊还在轻啄着眼前人的嘴唇,那两片薄软的肉此刻泛着勾人的水光,加上他眼里浅浅的雾气,林彦俊觉得干渴。于是他凑上去将潋滟的水光舔了个干净。


不够,还不够。要喝干净他的血,咬碎他的骨髓才能……林彦俊的唇向下游弋,用湿软的舌舔那人雪颈上青色的血管。当他用齿尖轻磨的时候,尤长靖说话了。


“别……别在脖子上……嗯、会被人看到……”尤长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脑勺,小声地抗议着。


林彦俊抬起头,眯着眼盯着眼前人,甚是不爽。那人咬着唇、眼神闪躲,最后又带着求饶的眼神看着他。


哼。


林彦俊忍着身体里的火,压低了声音说:“看不到的地方就行了吧?”
尤长靖抖了一下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

于是他毫不客气地啃上对方右边的锁骨,带着些许怒恨,也带着些许着迷。听到对方疼地轻叫了出来,又心软地松开了牙,用舌头来回舔舐。
锁骨上的齿痕略深,但没有出血。不能咬,那就吸。他狠狠地在那露出的冰山一角上留下了一处又一处引人遐想的红。


狭小空间里的温度越升越高,林彦俊不自觉地就用自己已经微微抬头的下身蹭着对方的。


他从对方粉色长衫下摆摸索进去,大手覆上了后腰,在那段凹陷下去的曲线处来回抚摸着,然后同时用力朝自己的方向一按,让两人热力勃发的下身贴得更紧。

正当意乱情迷、快要擦枪走火时,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两人均吓得一震,找回了神智。



空姐甜美的声音隔着门板传了过来:“乘客您好,由于遇到气流、飞机颠簸,请您尽快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,谢谢合作。”


尤长靖僵直了身体,不敢动弹。林彦俊调整了一下呼吸,稳声回答:“好的,知道了,谢谢。”
听到门外人离去,两人才松了一口气。


“……不可以噢,我们得赶紧出去啦”
“……”
“放手啦……用手也来不及啊”
“……”
“别生气了好不好,下飞机了……”他凑到此刻因为欲求不满而生气的某人耳边,轻轻说:“晚上你想怎样都可以……乖一点,好吗?”


半晌,那人低头在痕迹斑斑的锁骨上又补了一口,粗着嗓子气哼哼地说:“晚上你求我也没用!下次衣服再不穿好,就地正法!”


尤长靖羞红了脸,乖乖把扣子系到最上一颗。


林彦俊心情一下阴转晴,他理了理已经皱掉的白色长袖T恤,开门先走了出去。

***

一发完

没有下文

评论(42)
热度(620)

© 这一区鸽子的老大 | Powered by LOFTER